搜索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医播网 门户 行业资讯 市场分析 查看内容

专访协立投资翟刚:生物医疗投资没有赢家通吃,要警惕“独角兽”泡沫

2018-7-25 09:42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543| 评论: 0

摘要: 从安诺柏德(CAR-T)到奇天基因(RAA),从生生物流(医疗冷链)到泓迅生物(基因编辑),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协立投资已经陆续完成了生物医疗中几个细分领域领先企业的投资。至此,协立投资在生物医疗中的投资组合已 ...
dentits-for-china

从安诺柏德(CAR-T)到奇天基因(RAA),从生生物流(医疗冷链)到泓迅生物(基因编辑),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协立投资已经陆续完成了生物医疗中几个细分领域领先企业的投资。至此,协立投资在生物医疗中的投资组合已达近20家。

“我们认为,在生物医疗投资领域没有‘赢家通吃’,需要警惕‘独角兽’泡沫。”采访中,协立投资创始人翟刚却给到动脉网这样的观点。

协立投资创始人 翟刚

自2018年初开始,国内A股IPO可谓是冰火两重天,一方面普通排队企业的过会率大幅度降低,另一方面某些巨无霸企业,却创造了从申报到获批的惊人记录。

一时间,市场纷纷解读认为当前的政策导向,是趋向于吸引海外“独角兽”企业回归并扶持国内“独角兽”企业优先通过资本市场最大做强。似乎只要是“独角兽”企业,就掌握了IPO的绿色通道,就能让投资者迅速在资本市场分一杯羹。

因此,近几个月以来所谓“独角兽”项目如日中天,大量“独角兽”概念项目充斥市场,网上充斥着真真假假的各级所谓官方独角兽、准独角兽名单,有很多投资机构同行纷纷“按图索骥”。

在生物医疗投资领域,这样的现象同样存在。

“我们明显的感到资金正在大面积的集中在头部的“独角兽”企业身上。”他指出。值得注意的是,生物医疗投资领域目前正存在着“独角兽”泡沫的前兆。

“据我们分析,造成这种现象背后主要有两种底层力量。”他补充道。

第一是市场对后端退出存在“特殊待遇”的期望和需求,引导了资金涌向“独角兽”企业。

前面提到,大量政策解读者认为,包含生物医疗在内的各类“独角兽”企业,A股都会有“绿色通道”。

具体到生物医疗行业,除了部分可预期期间内财务数据能达到A股IPO标准的企业依然首选A股IPO以外,生物医疗投资领域最近还有“港股”IPO的特殊“风口”。

“短期内难以有较好收入、盈利的生物医疗企业,纷纷谋划在港股市场IPO。”他向动脉网透露。虽然港股新政对生物科技类企业IPO不要求有收入,但对预期市值、研发阶段有明确要求,一定程度上也催生了资本向几十亿估值级别的生物医药项目集中。因为只有这样的企业,才能以最快速度在港股IPO,喝头啖汤、圈一波快钱。

“2018年以来VC/PE募资困难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”他继续说道。在募资难的大背景下,部分机构为了吸引LP选择了溢价投资独角兽企业,以便给自己的投资组合打上“明星企业+快速退出”的标签。

第二是过快涌入生物医疗投资领域的“热钱”,对该领域采用了错误的投资策略。

“近三年大量‘热钱’涌进生物医疗投资领域,使该领域的‘投机’气氛很重。”翟刚指出

根据清科的数据,2017年全年生物医疗领域创投金额已是三年之前2014年的接近四倍。大量没投过生物医疗的机构,开始在生物医疗领域试水。

目前生物医疗投资几乎成了国内大大小小创投机构的“标配”。而在2014、2015年前,生物医疗投资还只是少数机构愿意尝试的边缘领域。这是因为生物医疗投资是一个对专业性要求很深的领域,没有深入钻研和足够积累,很难把握其投资规律。

很有意思的是,近年来有相当一部分“热钱”在涌入生物医疗领域之后,在投资行为和逻辑上,却遵循着“互联网”投资的思路。即砸赛道的“头部”,相信最终胜者会“赢家通吃”。这导致出现——部分头部明星项目的估值中枢一抬再抬,而大量价格较低、早期优质潜力项目缺融资困难的怪现象。

这两种底层力量相互交织、互相推波助澜,正将一波生物医疗领域的“独角兽”、“准独角兽”企业的估值快速推高,巨额融资在2018年频频出现。

“有的单笔融资金额,甚至让很多上市公司都不得不惊叹。”他向动脉网透露,“然而,我们要向这波热潮泼一盆冷水。”

近几年来,上市退出政策调整频率很高,一味追逐退出政策导向做创业投资,不是一个好的策略。

“首先,难保当前市场对政策的解读没有问题。”他这样说道,他认为“独角兽”特殊政策很可能只是非常短期的临时性政策,且主要针对少数海外回归企业。退一步讲,即使解读准确,也不排除在当前对“独角兽”企业投资后,日后政策再有调整。

这一点,从过去几年一度炒的很热的“新三板”主题投资,以及2017年再度火起来的Pre-IPO投资中就能看出来。“一味的追逐背后,很可能最后是‘一地鸡毛’。”他强调。

另外,他认为,针对生物医疗“热钱”投资的“互联网”打法,从多年的观察和实践来看,是和生物医疗行业的客观规律相冲突的。

“类似于互联网行业中的一个赛道,最终往往只有一家企业胜出的‘赢家通吃’现象,我们认为在国内的生物医疗领域并不存在。”翟刚表示。在中国收入快速提升、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,生物医疗领域的主要矛盾依然是缺少良医、良药式的有效供给不足。

病人的需求日益多样化、分层化,少数1家、2家企业很难充分满足市场需要。这就导致在生物医疗领域,只要企业能有特色和差异化,同一个赛道内往往能够同时容纳4、5家甚至更多的企业发展。

在当前大量生物医疗赛道还是“蓝海”的状况下,大量的砸所谓头部项目并认可头部项目的超高估值,很可能未来会在二级市场上,出现一二级价格倒挂,导致投资出现损失。

“因此,我们认为对生物医疗的创业投资还是要回归价值投资的本质,避免投机心态。”他认为。自2012年起,协立投资始终在避免追逐Pre-IPO和“独角兽”企业,他们围绕优质早期、成长期的生物医疗企业进行布局,目前在生物制药、微创诊疗、专科医院等领域布局了近20家公司,主要投资阶段在A轮前后。

“这些项目整体估值控制在优良水平,重视项目投资的性价比。”翟刚表示,“从中长期角度来看,用价值投资心态做好早中期生物医疗投资,自然会有好的回报。”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分享 邀请

最新评论

关闭

站长推荐 上一条 /3 下一条